《水底情深》制霸奥斯卡5关键!女主角没有半句台词

《水底情深》制霸奥斯卡5关键!女主角没有半句台词

2018-01-25 10:36:08 来源: 南方娱乐网

文章摘要

  《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不仅夺下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狮奖,近日又一举入围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导演、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等13项大奖,成为本届入围最大赢

  《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不仅夺下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狮奖,近日又一举入围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导演、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等13项大奖,成为本届入围最大赢家。由于电影尚未在台上映,引发不少网友好奇「电影到底有多神?」片名瞬间登上google热搜排行,《ETtoday看电影》整理5大关键,预先为读者暖身认识这部电影。

▲▼《水底情深》剧照。(图/福斯提供)

  1. 《羊男的迷宫》导演再创崭新怪物类型

  《环大平洋》导演吉勒摩戴托罗(Guillermo del Toro)最有名的是他的3部西班牙语电影,重塑并颠覆了类型的概念,包括赢得多项奥斯卡的《羊男的迷宫》、《魔鬼银爪》和《鬼童院》,故事都生动鬼魅般地深入腐败、威权和战争世界的道德和生命危险。

  《水底情深》早在2011年构思,导演戴托罗从友人口中获得故事灵感,从如《黑湖妖潭》的经典怪兽电影中汲取灵感、挪出时间写剧本,电影混合了许多类型,从华丽音乐剧到悬疑黑色电影,尤其重现并重振怪物电影的不衰魅力,玩弄观众最原始的恐惧、遗弃和危险,以及好奇、敬畏和渴望的情绪。

▲▼《水底情深》剧照。(图/福斯提供)

  戴托罗想用一个爱情故事来夸大兽性的自负,这个爱情故事完全拜赐于令这个生物成为主角,而设法对抗他的人类武力,那才是真正的邪恶黑暗力量。「在1950年代的一部怪兽电影中,史崔克伦这个方脸帅气的政府特务会是个英雄,而这个生物会是反派,我想扭转这种设定。」

  戴托罗也决定将他的怪兽电影带到一个不同的层次:感性。他想要一种踏实感来平衡这个童话故事,并将它带到一个熟悉的成人式现实边缘。对于与他合作多年的制片J.迈尔斯戴尔透露:「他是少数几位能够创造出生动生物的导演之一,展现出我们所熟知的人性,他创造出没有受到人类世界腐化的生物。我们可以把他们视为是我们理想形象的一面镜子。」

▲▼《水底情深》剧照。(图/福斯提供)

  2. 女主角没有对白,全靠眼睛、呼吸、身体演戏

  《水底情深》当中的女主角伊莉莎,从寂寞无力到成为勇于冒险女英雄的历程,形成电影的中心命脉。该角几乎没有对白,以美国手语沟通,但在她担任清洁女工的政府实验室里与陌生水族生物接触时,却能尽情地表达自己。

  戴托罗撰写剧本时,正是以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作为灵感,「这个角色一点都不光鲜亮丽,但她很满足。我需要一个能够唤起那种快乐的人,脸庞不发一语就能表达每一种色彩,莎莉身怀这种独特的能量。」

▲▼《水底情深》剧照。(图/福斯提供)

  霍金斯坦言,当初看完剧本时,立刻知道伊莉莎这个角色空前绝后,「一个需要全力以赴的角色非常难得,关于纯粹的表达而不需要文字,可以藉由眼睛、呼吸和身体表达自如,这就是伊莉莎。」

  在排戏开始前,霍金斯必须快速学习美国手语及舞蹈课程,也开始感觉伊莉莎的行动方式、她在尘土之上的轻盈,「对我而言,她似乎总是漂浮着、总在跳某种舞,所以我想在她的生理状态演出那种超凡的感觉。关于伊莉莎的一切都非常细微,我甚至觉得她的手语应该是细微而无暇的,与她的存在并行。」

  手语和动作是具有挑战性的,但霍金斯说这个角色的巨大症结,是在不给观众任何实际声音的状况下,找到伊莉莎的「声音」。她必须找到一种更原始却有效的沟通方式──特别是因为伊莉莎有很多话要说。

▲▼《水底情深》剧照。(图/福斯提供)

  3. 关注种族、LGBT、身障、性别议题

  在导演戴托罗的想法中,女主角伊莉莎和挚友嘉尔和瑟达密不可分,「这三个人都是边缘人,因为不同原因而被忽视,一个因为种族,一个因为性取向,一个因为残障,然后他们团结一心。实验室认为他们在和强大的苏联间谍对抗,但我喜欢他们其实是和两名清洁女工和一名同性恋艺术家对抗。」

▲▼《水底情深》剧照。(图/福斯提供)

  作为一名不被1960年代接受的同志,嘉尔少有内心情感的出路,这是融入这个悄然与时代对抗的角色的关键。戴托罗说:「我告诉李察,我希望嘉尔是一个既隐藏又挑衅的人,一名处于弱势地位的坚强份子。他完全真实、毫无保留,里外如一。」

  探索爱的概念,及其内心和外在局限,对戴托罗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我想创造一个关于希望和救赎的美丽优雅故事,作为这个愤世嫉俗时代的解药。我认为爱对抗平庸与邪恶,诸如冷战这样国家之间的仇恨,和种族、肤色、能力和性别之间的仇恨,将它们互相对照是一个很棒的构想。」

▲▼《水底情深》剧照。(图/福斯提供)

  4. 《羊男的迷宫》苍白人真实演出水中怪物

  饰演介于人类、动物和神话之间边界上角色的怪物是道格琼斯,他与导演戴托罗合作多年,演出包括《羊男的迷宫》中令人难忘的苍白人、《地狱怪客》系列中的鱼人亚伯和影集《活尸末日》中的古老吸血鬼。

  道格琼斯利用精心设计的假肢服装和肢体语言的非凡诀窍来塑造这个生物,但和莎莉霍金斯一样,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爱情片中的主角。

  在戴托罗的心目中,琼斯是这个生物的不二人选,「我们合作了20年,他在我的电影中扮演了一些最关键的角色,他是少数能扮演生物、却也是全面的戏剧演员之一,通常这两种天赋有独无偶,道格却两个都有。」

▲▼《水底情深》剧照 。(图/翻摄自imdb)

  戴托罗坦言:「如果不是一名演员穿着服装扮演这个生物,电影也不用拍了 ,道格并不是光做动作,他是一名演员。我想到当他进入电影院时,你会意识到这个生物从未看过电影,那只有演员才演得出来。」

  拍摄期间,男主角李察杰金斯在《水底情深》演出刚认识生物的戏吓傻,戴托罗透露:「李察在那场戏之前,担心自己只会跟一个穿着怪兽服装的人对戏,拍完之后又来对我说:『当你说开拍时,我就像在面对一名古老的水神。』」

  琼斯唯一融入的办法,就是用一种想像力来激发同理心,试图从骨子里直觉,一个敏锐的两栖动物在被捕捉、并从家中拖去被当成外星物种研究,会是何种生活,「他十分孤独,因为他是自己物种中唯一仅存的那一个。他也从来没有出过他住的河,所以他不明白他在哪里,又为何在那里,欣然接受政府的测试和活体测检。」

  此外,为了打造怪物服装,团队日以继夜地努力,从素描到初步模型,再到改造道格琼斯的成型生物服装。导演更以戴托罗以自己的方式来测试设计是否足够具有吸引力。「每天晚上,我把它带回家让女生投票:屁股够不够翘、腹部够不够结实、肩膀要宽点还是要窄点?我要的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生物。」

▲▼《水底情深》剧照 。(图/翻摄自imdb)

  5. 「人鱼之恋」高难度水中拍摄:干以作湿

  摄影师劳斯特森想起他读剧本时大感疑惑:「这要怎么拍啊?」他接着说:「但后来我跟吉勒摩交谈,他的愿景非常坚定,我才开始相信这是可能的。本片对我既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一次美妙的经验。」

  在一些水中的桥段,劳斯森使用老派方式、借助「干以作湿」的拍摄技术,制造出水的幻觉,涉及利用浓烟、风扇和投影来创造一种近似水滴落和脉动的气氛,这样演员就能睁开眼睛表演,对于他们呈现表情十分重要。戴托罗说:「我们做了大量关于做好干以作湿的研究,从每秒使用多少帧,到如何创造漂浮的粒子,我们知道关键在于在非常歌剧化的角色身上,制造出柔焦的投影。」

▲▼《水底情深》剧照 。(图/翻摄自imdb)

  道格琼斯忆及:「当我们在拍干以作湿的戏时,莎莉和我在雾中表演,灯光如波浪般曲折,这很不寻常,但当我看倒带重播时,我觉得『看起来超真的』。」

  真正的水也在浴室的戏中扮演一角,这意味着庞大的功夫。劳斯特森总结:「缺乏沟通一向是水中拍摄的巨大挑战,但在这几场戏当中,水中的部分真的是最不需担心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伊莉莎看起来很美、这个生物看起来有点可怕,整个氛围则极度浪漫。」

(责任编辑:张诗敏)
关键词:
分享到:
明星热点

熊熊海边洗澡「倒爱心胸型」滑出比基尼! 直播晃G奶网晕了

  《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不仅夺下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狮奖,近日又一举入围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导演、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等13项大奖,成为本届入围最大赢

娱乐聚焦
明星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