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地之美》:Indie Rock因刘惜君而美

《硬地之美》:Indie Rock因刘惜君而美

2019-09-07 13:52:19 来源: 南方娱乐网

文章摘要

在刘惜君身上发生了奇特的事情,一方面,她能在诸多热播影视剧的OST里展示流行化的音色跟语感,另一方面,她又能在个人作品里释放高度另类化的气质跟色彩。简单讲,她能在大众审

在刘惜君身上发生了奇特的事情,一方面,她能在诸多热播影视剧的OST里展示流行化的音色跟语感,另一方面,她又能在个人作品里释放高度另类化的气质跟色彩。简单讲,她能在大众审美跟小众趣味间润顺切换。表面看,这是演唱方式的百搭,但内里则是作为歌手的全方位素养,她深谙流行要义,她同时也对独立有足够精钻的认知。

在讲求音乐元素Fusion的时代,刘惜君的个人属性里就已然自带Fusion模式,流行跟独立融合,悦耳跟个性互通。全新EP《硬地之美》,就是这种状态的再度确认。

摘掉耳机,关上音响,去现场。这就是在感受刘惜君全新EP《硬地之美》时蹦出来的强烈想法。

这张录音室作品所呈现出的完全是最标准的现场化音乐,或者说,其中音乐的魅力在现场场景中会更加突显。至于原因也非常清晰,因为一位音乐人的加入。此番跟刘惜君合作的是杨海崧,P.K.14乐队的主创兼主唱,兵马司厂牌的主理人,她和他配搭,注定是要打造强烈独立气质的Live属性音乐。

这个组合,既意外又在情理之中。说在情理之中是因为,其实自上张专辑《如我》开始她就呈现出鲜明的音乐风格Indie化的趋势,刘惜君逐步在独立音乐形态中塑造出自我辨识度。说意外是在讲,没想到她可以在《如我》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论实验性跟异质化,今次《硬地之美》里的三首歌曲都是对前作的再突破。

《如我》是在诸如Dream-pop这类软质风格里强化刘惜君的绵长跟温文,某种程度上讲这还是属于在“舒适区”范围里的边界探试。而《硬地之美》,则是径直向硬质风格完成跨越,以Rock为大框架,寻求破壁,达成跳进。

从软到硬,是音乐质感在变化,更是刘惜君作为歌手的演绎能力在精进。从这个角度来讲,杨海崧就不止是音乐合作者的角色,他的贡献不止于词曲创作以及编曲制作,而是为刘惜君搭建出全新实验场景,帮助她在音乐以及文字实现多维度立体化的游弋。

音乐维度,有杨海崧在,当然是典型的P.K.14风格。硬,非常硬,明显区隔于此前刘惜君的特质。当然,在硬的标签下三首歌曲里存在三种不同的风味,《无尽》里可以感受到分支自Punk的Noise Rock氛围,合成器奇幻音色,噪音墙铺陈,以及充足的Lo-fi气息,歌曲全程都在无尽嘈杂的场景里推进。《假如》则具备典型的Post-punk方向,有清晰的Disco节奏,吉他失真音效贯穿始终,以及大量电子元素的加入,在节奏急速套叠的过程里,带动感跟锋利感同步加载。《长夜》有所舒缓,但依然保持硬度,来自Folk Rock的风味促使整首歌曲散发出质朴原始态。

三种风味之于刘惜君是尝新,但并不区隔,她都能完美融入到其中。这有制作层面的精确平衡,也有她自身的良好调整。

Band Sound是《硬地之美》创作的内核,以乐队为建制打造极具互动意味以及氛围感的音乐。依我看,在其中她所担当的不再是独立的Singer,而是乐队里的Lead Vocalist,由此,刘惜君所展示出的也就不只是单纯演唱,而是沉浸在音乐氛围内,去跟音乐进行互动。一个明显设置就是,歌曲里存在大篇幅乐器段落,这属于常规的乐队化呈现,借由此,刘惜君所塑造的即是身处乐队里,她跟音乐互融的状态,人声跟器乐声都在为表达增色。

文字维度,先说文本文字,《无尽》第一句,“她就这样被莫名地/留在这黑暗里/没有任何的声音/可以帮助她刺穿这空气”,不作丝毫铺垫,直切重点,这属于杨海崧典型的进歌方式;意境缥幻,寓言式虚构,这是杨海崧最风格化的叙事方式。来到全曲重点,“她试着抓住这最后的光”则是干净利落的表态,最后则以“这也未尝不是一种欢喜?”来完成直击灵魂深处的追问。

以文学创作的方式进行文字编排,想象力的跳跃感,写意的浪漫统统足量,以触发思考为目的进行表达,还有《假如》里有“那么我们是不是还有时间?”《长夜》里有“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什么?”每一句追问都足够将我们拉进深邃的思考漩涡里。

在以往,或许刘惜君的作品多是以无压力的“赏听”为主,而在《硬地之美》里,作为听者,我们总会在某个时刻陷入辨别、探究的状态。这是EP内容层面的力度,或是锋刃或是精准,文字都成为捕捉现实的“利爪”。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句歌词出自《长夜》,“如果行走可以认清真相/我愿意就这样不停地漂流”,用身体丈量天地,跟世界交换无限。有浪漫,也有笃定。

再来谈演唱文字,这说的是刘惜君通过演唱传达所赋予文字的意义,她没有参与歌曲创作,但却通过人声完成“二次创作”。当演唱意识达到一定高度,人声就会成为重要的创作工具。

《无尽》主歌部分,声带处于重机能的人声演绎,暗沉色彩直观传达,每一次吐字都是低压情绪在加码,她用人声已然塑造出无尽的意味。在唱出“她试着抓住这最后的光”时,更是暗沉中携带歇斯底里,那是最后的孤注一掷,尤其“光”字,有对希望的博取,也有面对渺茫的决绝。此处,可以感受到刘惜君在人声塑造方面的充沛层次感。《假如》,因节奏而适配快速咬字,她足够利落,演唱出“是不是还有时间”的急促,同时歌曲里还有多处类似于“讲述”的演唱方式,这是完全区别于流行歌曲的唱法,她同样能够到位驾驭,以即兴模态传达自由。具体到歌曲语境里,这可以是文字中颇具想象力的复杂意象的人声化表达。

《长夜》,刘惜君的演唱模式再度有调整,基于自然声区的如常表达,演绎出文字的叙事深意,正如讲述一段长夜语境下的人间故事。仍然拿我喜欢的“如果行走可以认清真相/我愿意就这样不停地漂流”来讲,这不是全曲核心,但可以听出经由她的人声诠释,丰富层次再度呈现,这里有来自她流行乐感中的精致,也有适配独立音乐气质的松弛,精致跟松弛之间就是其人声的独特魅力。

即便出现在Indie系音乐里,但她的演唱并不刻意另类,而是保持足量友好度,让那些有别于商业感市场化的声音“人格”在足够悦耳的质感里翻涌。

单纯就人声的诠释而言,这里可以存在一层对比,同样的歌曲,她的演唱跟杨海崧的演唱完全不同。这可以视作是基于女性视角的独特演绎,细腻又敏感,同时这更是刘惜君专属的特质,她为刚力文字赋予了柔绵,在不失锋利的前提下增添人文跟文艺气,她的演唱让我相信,对于世界以及对于世界里的人,她都有深入体察。

从这个角度来讲,《硬地之美》里的Indie Rock,是因刘惜君而美。

这种美并非偶然,是对她长期专注于此领域的馈赠。时间线拉长就可以发现,能够来到《硬地之美》,刘惜君经历了多番的尝试跟积累,前期或许还有些许稀松,但如今她已具备Indie女伶的全部型格,声音里,气质里都有样本式的味道。更重要在于,独立音乐对于她而言,不是僵化的标签,而是持续挖掘自身可能性的路径。此前有郭顶,今番是杨海崧,下一回合再换个合作者,换种创作以及制作方式,她还能奉献出更具实验新意的音乐。

刘惜君,正在定义属于她的Indie Rock。

(责任编辑:张筱萱)
关键词:
分享到:
明星热点

熊熊海边洗澡「倒爱心胸型」滑出比基尼! 直播晃G奶网晕了

在刘惜君身上发生了奇特的事情,一方面,她能在诸多热播影视剧的OST里展示流行化的音色跟语感,另一方面,她又能在个人作品里释放高度另类化的气质跟色彩。简单讲,她能在大众审

明星八卦